所谓过渡

過渡曾經是筆名。當然筆名也只屬過渡現象。由於種種原因,筆名不中用了。棄掉又可惜,於是暫時保留為博客名稱,繼續登載一些無常故事,反復意見和即興隨筆。

我的長篇小說「笙歌」主要講些「智人」們的傻故事。一群禿猴,憑著小聰明,媲美齊天大聖,自稱「萬物之靈」, 整天千方百計耍花招,破壞自己唯一的生存環境,死到臨頭還洋洋自得;是個豐富滑稽的大題材,寫之不盡。

這裡有「笙歌」的介紹文章:http://guo-du.blogspot.hk/p/blog-page_29.html

這個博客,中英並照,但絕對不是互相翻譯。

用兩種截然不同的語文表達意念和描述感情,是個有意思的學習過程和寫作經驗。它逼使我從不同的文化角度和社會習慣去觀察同一件事情。創作故事的時候,為了盡量與不同文化背景的讀者生動溝通,甚至會把人物,境況和對話等按照語言改動。這過程令我深刻體會到語言背後的文化基因,其實對我們做人處事的方法和觀點影響至深,並非乖巧的三言兩語可以完全翻譯的。

我喜歡寫作,但創作目的並非把文字巧妙鋪排。文字只不過是表達工具,思想才是文章的靈魂。不過「想法」可能隨時間,處境,和經驗變遷。年青的自信,不經常被自己的成熟嘲弄嗎?況且當今世界善變而不循軌跡,甚至反轉邏輯,「思考」變得有些過時。

過時便過時吧!人早晚都要過時的。人生無非一連串的過渡,能夠在每一階段把自己對當世的印象記錄下來,也不失為一種過癮的過渡方式。

譚炳昌
2018.1.11 修改

No comments: